快捷搜索:  as

宁波这群大妈不简单 自编舞蹈吸引了理工男和日

“别样芳华”舞蹈队成员。左五为田中老师,右一为季顺友。通讯员陈科峰摄

你见过在广场上跳形体舞的大妈吗?你碰到过迷上广场舞的理工男吗?你听说过日本老师在宁波也跳广场舞吗?鄞州院士公园,只要天晴,每晚都会有几支广场舞队伍在那里载歌载舞,其中一支名叫“别样芳华”的舞蹈队彻底颠覆了人们对广场舞的认识。昨晚,记者邂逅了这个舞蹈队。

广场舞也可以跳得很优雅

院士公园一处临水的空地上,64岁的马伟力在队伍的最前面领舞,钢琴曲如流水缓缓流淌,队员们合着节拍翩翩起舞,她们跳的是形体舞《夜空》,动作优雅而舒缓。围观者不少,有人在队伍后面跟着模仿。

趁着一曲终了的间隙,记者和马伟力聊了起来。她原是一位工程师,退休后为了锻炼身体,跟着社区的广场舞团队学习,学了一年多,她开始寻找适合自己的舞蹈。此前她跟着电脑学会了古典舞,于是试着编排了一套融合芭蕾元素的形体舞动作。

去年3月,马伟力开始在广场上跳自编的形体舞时,只有两个同伴,她们都是学府社区的居民。吃过晚饭走到院士公园,把音乐打开,三个人就在水边跳起了马伟力自编自导的形体舞。她们跳得欢乐而自信,也迎来了人们好奇、羡慕的目光。慢慢地,就有旁观者跟在后面跳,舞蹈结束后,有人跑来问马伟力:“老师,我可不可以跟着一起跳?”

就这样,一起跳舞的人多了,形成了一支舞蹈队。

理工男跳广场舞上了瘾

在“别样芳华”舞蹈队,红花丛中有一片绿叶,他就是47岁的季顺友,队友们都叫他小季。季顺友加入舞蹈队非常偶然,去年初夏,他要接夜自修下课的女儿回家,在等待的时间里,他来到院士公园散步。公园里好几支广场舞蹈队在跳舞,其中有一支跳的是芭蕾舞,还是他非常熟悉的《白毛女》选段《又见北风吹》,于是他也在队伍后面手舞足蹈起来,一跳竟上了瘾。

季顺友是园林工程师,这位理工男读大学时曾喜欢玩吉他看演出,成家后基本没有什么文艺活动。这一来,他成了“别样芳华”舞蹈队的一员。

加入舞蹈队后,季顺友发现整个院士公园里在跳广场舞的就他一个男人,路人常常会用惊奇的目光看他,这让他很纠结,但是女儿支持他:“爸爸,很多男士比女人跳得还好呢。”季顺友就义无反顾了。他现在是马伟力的得力助手,最近舞蹈队跳的《梁祝》就是在他的建议下新鲜出炉的。季顺友告诉记者:“马老师曾说动作有点难不太适合广场舞,但是后来大家还是蛮喜欢的。我建议跳这个舞蹈其实有点‘私心’,我是衢州人,妈妈以前是农村戏曲队的,演过祝英台,明年就是爸妈结婚50周年了,我想到时候跳给他们看。”

别样广场舞吸引了日本老师

优雅的田中小姐是浙大宁波理工学院的日语老师,来宁波已经三年了。看到田中老师的第一眼,人们很难把她和广场舞大妈联系在一起。但从今年3月算起,她已经跟着马伟力跳了大半年广场舞。田中小姐非常喜欢中国传统文化。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回忆进舞蹈队时的情形:“晚上散步,好几堆人在跳舞,这堆的老太太很不一样,我就鼓起勇气去找领头的人,问她可不可以一起跳,她说欢迎。”

田中小姐喜欢跳的有现代舞《假如爱有天意》和古典舞《九张机》,她觉得这些舞蹈没有其他广场舞那么节奏强烈,跳的时候让她感觉很优雅。舞蹈不仅健身,还陶冶了她的情操。“只要不离开宁波,我会一直跳下去。”她说。

马伟力的舞蹈队先后吸引了30多人,其中有10多个是“铁杆”。马伟力说,她建立这支舞蹈队的初衷就是想让大家知道,广场舞不仅可以不扰民,还能跳出层次感,能够提升舞者对美和艺术的欣赏能力。

宁波晚报记者陈爱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